854.那只贪生怕死的食腐兽(1/2)
   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返回详情页
上一章 言情中文网-无广告app 下一页

空中高台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四面加头顶,都被超级飞船自带的源能壁障严密封锁,到现在也没有解除。

这玩意比爱丽丝劈出来的小型源能场要强很多,而且能够长时间维持,所以,依然出不去。

场内突然变成了一场单挑。

腾挪空间小这一因素,刚开始对韩青禹几人不利,现在则反过来,对贺堂堂十分有利。

趁着贺堂堂把爱丽丝逼在对角乱砍的工夫,温继飞把韩青禹、吴恤和锈妹,都拖到了角落里,然后确定了一下,世亨少爷应该没被“附体”,冒险过去把他也拖了过来。

“怎么了?怎么你那边突然没有声音了?你们……”蔚蓝后方,克莫尔议长紧张而急切的追问。

刚才一直持续的爆发声和轰击声,突然停止了,同时没有任何信息反馈,因为看不到现场细节,议事会现场一片沉默与悲伤。

花帅没有回应。他耳朵里听见了,但是潜意识自动屏蔽了思考,人站在一块冰岩上,愣愣地仰着头,继续专注看着空中高台上那场莫名其妙的一对一大战。

这让另一头的克莫尔议长,一瞬间心都凉了,“喂,喂,你们还在吗?请回答,那边现在的情况……”

“他们正在追杀那个女人。不对,准确地说,应该是那个伟大的肾击者,你们都知道吧,贺堂堂,正在以一己之力,肆无忌惮地追砍那个女人。”花帅顿了顿,怕后方那些没经历过战场的议员们一下转不过来,换了一个方式又说“战局突然逆转了,我是说,现在优势在青少校他们手里。”

“……”通讯器那头一下集体懵逼。

他们刚才得到的信息反馈,是雪莲出手的那个奶奶请女人,虽然看起来不是ne,但是疑似ne,因为她的强大程度,几乎足以和陈不饿、ne站在同一超凡层次。

毫无希望的一场战斗,the青少校已经倒下了,吴恤中尉已经倒下了,沈宜秀少尉也倒下了,高台上还能动的,只剩下温继飞少尉和肾击者。

这在当时,即等于宣告了结局。

可是现在,花碧楦突然说,战局逆转了,肾击者贺堂堂独自一人,正在疯狂追杀对面那个疑似ne变态的超凡高手。

“为什么?”一直蒙了好几秒,克莫尔议长才问出来这三个字。就算不是那么了解高端源能武力的实际水平差异,他也清楚地知道,贺堂堂暴砍“疑似ne”这种事,绝不是坚强爆发能够做到的。

这不是好莱坞的英雄片和华系亚的英雄片,真实的战场,从来不是只凭坚强和勇敢,就能逆转一切的。

“不知道。”花碧楦平静而干脆的回应了三个字。他是真的不知道,一丁点头绪都没有的那种不知道。

…………

差不多时间,高台上。

铁甲缓缓摩擦着身下的死铁板,锈妹艰难向前爬了少许,像是说悄悄话,怕人听见问“这,为什么会这样啊,青子?”

跟在下面的人不同,他们刚明确地看到了,爱丽丝手里的战刀,两次在可以杀死贺堂堂的距离主动停住,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威慑她,让她不敢下手一样。

甚至现在,她好像连加重贺堂堂的伤势,都害怕不敢。

“噗!”韩青禹少许抬头,啐了一口嘴里的血,而后缓缓摇了一下头,有些无力,有些哭笑不得,说“我也不知道,但我判断,应该不是因为他的特性,那女人的状态还很好,也有机会不接触杀死堂堂。”

说完,他像是放心了(也像是自我放弃了),主动放松下来,仰面躺平,然后摸出一块金属块开始吸收温养,调整状态。

今天牵引场下的这一战,跟过去对比,如果说有什么明显的区别,那就是韩青禹终于没有能够像以前那样力挽狂澜,他彻底地败了,不止一次。

如果说之前,攻破重力场和轰塌牵引场的战斗,他的垂死挣扎,还是关键因素之一。

那么现在,发生在高台上的这场战斗,他几乎什么都没做,也什么都做不到。

不止他,现场包括吴恤、锈妹、温继飞,再加地面上的数千蔚蓝将士,所有超级战力,全都一样,完全无能为力。

是贺堂堂一个人,突然站出来,完全以一己之力,力挽狂澜,扭转战局。

“跑!”

“继续跑!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你可能喜欢: